|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孙飘扬:我是个卖药的,付不起那么多钱;王石:中国步入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库克:对大公司的审查是公平的

2021-08-30 11:39 | 作者: 郭立琦,胡楠楠

38fcb147193eb5a1488e6e18eaf7a258

编辑|郭立琦 胡楠楠

制图|肖丽

企业家洞见

《企业家洞见》是《中国企业家》每周日固定推出的栏目,为您扫描国内外优秀企业家最前沿的商业洞见。

本期我们推荐6位企业家洞见:重新出山的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针对当前企业遇到的问题,表示不会受到短期股价波动的影响,但中国仿制药企业向创新药企业转型必将面临阵痛;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认为,清洁能源转型既要实现结果绿色也要追求过程绿色;商汤科技CEO徐立认为,人工智能正在迎来第二波红利期;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预判15-40万将是中国智能汽车增长最快的价格区间,并且表示缺芯对造车新势力而言或是好事;王石提出,碳中和是一种新的经济模式,会给经济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上任十周年的苹果公司CEO库克在采访中强调:用户是权力所在的地方,所有对大公司的监管都应当对用户有好处。

恒瑞医药孙飘扬:中国仿制药会遇到断崖式下降

2fc709b3f2c7714291a98dbf9b25958c

摄影:邓攀

近日,恒瑞医药发布2021年半年报显示,其上半年营业收入约132.98亿元,同比增长17.5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26.68亿元,同比增长0.21%,净利增长率为2003年以来最低。董事长孙飘扬在半年报投资者交流会上表示,恒瑞遇到的问题是几乎所有中国仿制药企转型创新药企都会遇到的问题。谈到人才激励,孙飘扬称,“我付不起那么多钱,我是个卖药的,还面临国家谈判和集采”,这一言论引发比较大的争议。

以下为孙飘扬在交流会上的讲话内容摘编:

恒瑞遇到的问题是所有中国仿制药企业都会遇到的问题,仿制药断崖式下降,创新药逐步增长;面对今天的局面我们一点也不感到突然,我们还是心很安,任何事都是螺旋式发展,不是直线发展的。

企业要根据企业的节奏有序发展,不会根据二级市场的节奏,不可能天天看股票的波动来经营。恒瑞有两个战略永远不变:一是科技创新,二是国际化,围绕此战略不断建立新的技术平台。

恒瑞国际化的方式,我不反对licence-out(授权合作)这种形式,但是恒瑞的国际化就是要有自己的产品和自己的销售。我们不想把整个公司拖到国际化的大投入中,不让国际化的投入影响到A股上市公司。

创新药方面,明年后年出来的东西是最多的,肿瘤和非肿瘤都是丰收的时点,出来以后要参加国家医保谈判,然后放量。

恒瑞的业务模式是找到好的药,然后把它做好,送到患者手里去,让患者获益。不排除对于有些新技术也会去收购,但跟药明和高瓴股权投资的模式不一样,不会去投资那么多家小公司。  

此次恒瑞业绩的下滑,一方面是过去销售团队扩张太快,本身有冗余,有的地方层级太多,有的地方效率不高;另一方面是大部分仿制药集采以后,对销售人员的需求量没有过去那么大了。(恒瑞医药从)7月份开始实质性调整,仿制药销售人员有的转岗,有的直接裁掉。研发部门也有少量裁撤。

关于人才激励,首先,没有钱肯定找不到人;其次,我付不起那么多钱,我是个卖药的,还面临国家谈判和集采。我的想法是在我能力可及的范围内,有多少收入办多少事情,不能到外面借钱去做,把激励政策做好,吸引人才加入。同时我也认为任何企业的产品都是靠大量的团队研究产生,不是谁一来就能把产品做好。

(来源:亿欧)

赣锋锂业李良彬:回收电池中的锂资源就能满足需求

近日,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分享了双碳目标下的企业实践。他认为,以清洁能源取代化石燃料,是实现双碳目标十分关键的一环。不能因为结果是绿色,而忽略过程中的绿色。同时,对于废旧电池处理的行业难题,李良彬表示,赣锋锂业已经通过技术创新实现了锂资源90%的回收,依靠回收提取的锂资源,就能满足我们的大部分需求。

以下是李良彬演讲内容摘编:

气候变化是21世纪最重要的全球性议题之一;我们国家也在去年制定了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在实现该目标的过程中,以清洁能源取代化石燃料,是十分关键的一环。所以我们需要有更多的储能设备来贮存太阳能、风能;我们需要更多的动力电池,去取代传统的内燃机。

这正是我们赣锋锂业正在做的事情——我们从全球开采、采购锂资源,并将其加工为碳酸锂、氢氧化锂、金属锂等材料,用于制作成各种类型的动力、储能电池。

作为能源清洁低碳转型事业不可或缺的元素,锂的生产过程应该更具备可持续性,我们不能因为结果是绿色,便忽略了过程中的绿色。

一般我们提到资源开采,大家就会联想到污染、破坏生态环境等等负面词汇,但实际上,一个完全符合可持续标准的项目,是不会造成污染问题的。比如我们正在阿根廷进行的盐湖或者叫卤水项目:我们通过日照来进行晒卤工艺,将卤水蒸发至一定浓度,完全依靠自然界的太阳能;其余流程采用的电力则来自周边或自建的光伏发电站;生产用水选取不符合生物饮用标准的水源,并且循环利用;无化石燃料消耗、无水资源污染及浪费,整个开采环节都最大程度利用了可再生资源。

锂乃至整个新能源产业都是绿色产业,是全球迈向低碳经济的重要布局,但在普及过程中,废旧、退役电池的处理,正成为行业难题。

我们很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在2016年创办了赣锋循环,专注于废旧电池及材料的循环再生。经过数年的技术攻坚与创新,锂回收率已经超过了90%。退役电池就相当于城市矿山,当新能源市场足够大的时候,我们依靠回收所提取的锂资源,就能满足我们大部分需求。这不仅解决了电池处理的问题,不会再进行掩埋或污染环境,而且发掘出了更具可持续性的资源获取方式。

(来源:新浪财经)

小鹏汽车何小鹏:智能电动车的市场拐点已来临

469e520ac95e3a47010c6203e60e22ae

摄影:江演湄

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在2021年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谈到对智能汽车发展的判断,他认为中国将引领全球智能汽车的发展,在中国市场15-40万价位的智能汽车会增长最快。此外,何小鹏也表示,目前的缺芯问题对造车新势力而言反倒带来更好的可能性。

以下是何小鹏在电话会上讲话内容摘编:

我们对未来发展的几个判断是:在中国,15-40万的价格区间将是最大且增长最快的电动汽车细分市场,并且在这个细分市场,智能化对传统汽车的颠覆将是最强烈和最迅速的;第二,真正的高等级智能辅助驾驶开始对客户出行带来质的改变;第三,中国将引领全球智能电动汽车的发展,中国智能电动车企也将迎来全球化的最佳机遇。

今年6月,中国纯电动车的渗透率已超10%。我认为智能电动汽车市场的拐点已经来临。因此,我们会加速建设扩充基础设施能力,做长线布局和投资。

从2023年开始,我们计划每年至少推出2-3款新车型,特别说明的是,新车型都将同时支持国际市场,无论是硬件、软件还是服务。我们在中国的主力价格区间也会从15-30万元扩大到15-40万元,使我们先进的智能电动汽车覆盖更广大的客户群。

从我的角度,芯片短缺是全行业的事情,但从整体来看对于小鹏这样的新造车势力反而能够在这中间获得更好的可能性,因为现在绝大部分新的厂商认为小鹏是最重要的、会高增长的战略合作伙伴,所以会将我们的优先级排在比较高的位置;第二点,因为当前我们公司还没有大量的交付积压,这使我们能够真正灵活地选择不同的供应商以满足我们的芯片需求,以及如何在海外市场有更多芯片采购的可行性等一系列方式。

把智能系统做到符合规范,我们认为它是一个步骤,这是需要全栈自研的能力才可以做到,而这本身就是小鹏一直想做和一直在做的事情。

(来源:中国企业家)

商汤徐立:规模化量产是人工智能第二波红利

c5a57288158e382f6d9c806d7d4ff1a6

摄影:王攀

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CEO徐立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谈到对于人工智能红利及伦理问题、颠覆式创新、元宇宙等前沿领域的思考,他认为,人工智能第二波红利将是规模化量产带来成本降低,进而实现普遍应用的阶段,而颠覆式创新的出现往往伴随着反共识。

以下是徐立对话内容摘编:

1.第二波人工智能红利

我们其实获益于两波人工智能发展的红利。第一波是五年前,技术突破第一次证明了AI能够在一些领域超过“工业红线”,通常可以认为是超越了人的准确率。但彼时我们也面临另外一个困境,就是当技术逐步深入行业,会发现人工智能本身生产的成本非常高。所以第一波红利时,只是在某些特定行业率先采用了AI技术,大规模的应用还有赖于降低AI本身的生产成本。

人工智能发展的第二个红利,就是随着底层AI基础设施的不断投入,神经网络技术训练通用模型的能力正在逐步突破。目前,自动化、规模化、集约化的AI模型量产正在逐步实现。

商汤在创立之初,就开始投入并训练通用的大模型。简单来说,通用大模型具备触类旁通的能力,在建立通用的能力之后,在不同行业领域的细分场景中,只需依靠小样本,就能迭代出优质的模型算法,真正突破人力密集型的投入,实现对长尾应用需求的满足。这就像人的能力,人的感知和认知能力是很通用的,对于一些新问题的理解我们只需要小数据就可以了。

2. 颠覆式创新

首先人类历史上很多颠覆性的科学创新和重大突破,都是通过人类非常偶然的发现,或是偶然的思想实验来完成,多源于“天才的猜想”,这种完成不可预测。

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重大创新都是反共识的,只要是反共识的就不可能规划,所以没法用范式来规范。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人类对未知世界的认知有局限性。

但在今天的人工智能时代,机器也可以进行猜想,不依赖于人类的认知,有望帮助我们更早地发现科学规律的本质,更快地探索和发现未知,这正是人工智能所带来的创新新范式。当然,人类鉴别机器有效的猜想本身就是一个很难的题目。

3. 关于元宇宙

我觉得元宇宙一直存在于我们日常的应用中,我们原来说的游戏,其实是元宇宙的某种形式。但是最近元宇宙很火爆的核心原因,其实和人工智能被大家关注的原因一样,因为它正逐渐接近于真实的世界。

在这个过程当中,人工智能扮演的角色就是连接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让用户在不同的宇宙中生活。在真实世界中每个人有自己的身份,而在虚拟世界,你亦可以通过另外的角色完成与周围环境的实时互动。

算力可以帮助将真实世界投射到虚拟世界中。通过AI与算力的突破,每一件东西正逐步被赋予人类能理解的含义,不仅是空间数据化,还有要素结构化、流程交互化,进而对应到虚拟世界当中,让人们不仅可以访问、还可以使用、修改真实世界相关的内容甚至进行互动。

所以有关真正的元宇宙,我的理解是人们可以在其中对真实世界进行交互,并且也可以将虚拟世界中的种种体验投射到现实世界中。

(来源:微信公众号“财富中国网”)


王石:中国步入了一种新的经济模式

7c576b69c1384e81354879a6645dd2b7

来源:中企图库

2002年王石登顶乞力马扎罗的时候,发现乞力马扎罗的山顶没有一片雪。此后他就开始思考气候变化与人类的关系,并投入到自然保护之中。他也曾要求万科的团队,“我们一定看未来,未来如果一定要讲低碳,一定要讲绿色,那我们应该从现在做起。”近日,在新浪财经首届ESG领导者峰会上,王石分享了他对碳中和的思考。他认为,双碳目标下,中国步入了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就是碳中和经济模式,同时他提出了一个碳中和社区的概念。

以下是王石演讲内容摘编:

2002年我登非洲的最高峰乞力马扎罗。我们知道乞力马扎罗是海明威写的小说,是靠近赤道附近的一座常年积雪的雪山,那个山顶没有一片雪。很简单,由于气候变化。那一次对我的震惊非常非常大,因为气候变化、气候变暖,常年积雪已经开始消失了。之后我才意识到,一个个人的行为、一个企业、一个国家的行为和气候变化的关系非常大。自那之后,我当时带领着万科走上了一条低碳、环保、绿色之路。

我记得当时我对万科的团队提出要求,我们一定看未来,未来如果一定要讲低碳,一定要讲绿色,那我们应该从现在做起。如果将来再去做,你来不及的,你就没有竞争力了。

在2020年9月份的联合国会议上,习近平主席宣布,向全世界承诺中国2030碳达峰、2060碳中和,在比较消极、沉闷、悲观的气氛当中,注入了活力,显然中国已经不仅仅是在国际上承担责任,而且是步入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就是碳中和经济的模式。

简单来讲,碳中和一方面涉及供给侧,就是我要给你提供绿色的能源,比如光伏发电、核能发电、水利发电、海洋能等等;再一个是消费侧,就是你给我提供什么能源,我就使用什么能源。供给侧是国家的政策,我这里想重点从消费侧来讲。消费的过程中,不仅仅要尽量用绿电,如果用了不是绿电的应该怎么做,就是要在碳汇交易所上买碳指标来进行平衡。这个经济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从社会推动碳中和的角度来看,我谈一个概念,就是碳中和社区,碳中和社区主要就是社区里的建筑。从消费端能源的消耗,无论是绿电还是非绿电,基本上在工业发达国家的电能源的消耗,一半是在建筑里。中国现在的统计数字,42%-43%是在建筑里消耗掉。从碳减排的角度来讲,我们如何在现有的建筑功能上,减少碳排放30%,按照现在的技术和手段,是可以做到的。

面对未来的低碳生活,我们要有更新的一种生活方式,不仅仅是让我们方便、舒适,我们还有一份责任,让人类更健康地发展。

(来源:新浪财经)

库克:当前对大公司的审查是公平的

8月25日是蒂姆·库克(Tim Cook)担任苹果公司CEO的十周年纪念日,这十年间,库克带领苹果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科技公司。他在日前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竞争本质上是好事,并且认为当前对大公司的审查是公平的,但任何形式的监管都要对用户友好。

以下是库克专访内容摘编:

1.关于工作

我在凌晨4点前就到办公桌,这样做是因为相比白天和晚上,我可以更好地控制早上的时间。一天中发生的事情会让你偏离方向。早晨是你的。或者我应该说,清晨是你的。我不可能读完所有的邮件,也不打算这样做。但是我读了非常多的邮件,它让我掌握了客户感受、想法和行为的脉搏。其中,客户关于该设备如何改变或拯救了他们生活的电子邮件,对苹果来说真的意义重大。苹果希望创造出丰富人们生活的产品,没有比拯救某人的生活更好的例子了。

2. 关于人工智能和AR

人工智能已经遍布当前的 iPhone、iPad 和手表等,但我们只是处于可以做什么的早期阶段。人工智能将带走我们每天做的一些平凡的事情,并释放我们的时间,以便我们可以做更多我们喜欢的事情。

我是增强现实技术的信徒。它可以真正放大技术对人们的价值,而不是把现实世界封闭起来。

技术并不想做好事,也不想做坏事,它是中性的,因此,它在发明者和用户的手中,是否被用来做好事,或不被用来做好事,这取决于创造力和同理心。它取决于技术背后的人的热情。在苹果公司,当我们制造某样东西时,我们确保花大量时间仔细思考它将如何被使用。

3. 关于隐私

在某些情况下,人们的信任被利用了,我认为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重建这种信任。现在的情况是,今天有更多的人将隐私视为一个主流问题,十年前,隐私是一个小众问题。今天,它是人们心目中的主要问题之一,因为人们知道网络在很多情况下已经成为监视工具。

4. 关于监管

我认为对大公司的审查是公平的,在某些领域,监管是必要的。因此,这就变成了一个确定哪里有必要,哪里应该是重点的问题。在我们的模型中,用户是权力存在的地方。这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应用程序商店内的市场也是竞争激烈的。因此,在所有领域都有巨大的竞争。可能实施的任何形式的监管都需要以对用户有好处为理由。

5.关于不开放App Store

开放App Store就相当于为设备开了“后门”。如果你在一个系统中装上“后门”,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后门。因此,你必须确保系统本身是坚固耐用的,否则,你每天都会看到关于漏洞的报道,关于勒索软件的报道。

(来源:新浪科技)

值班编辑:马吉英  审校:崔允琰  制作:陈睿雅

XXX性欧美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