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年轻人,来看看俞渝、乔健、陈春花如何跨越艰难时刻……

2021-04-19 13:24 | 作者: 于静,周春林

09824741ce6c7f5f30fcbcdc37bdb261

她们的人生沉淀了特别多美好的东西。当美好填满人生各个环节时,就很难有沮丧的空间。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于静

编辑丨周春林

图片来源丨中企图库

经历过风起云涌的人,更容易平静面对生活中的艰难错愕。

就像4月16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全球木兰论坛暨2021(第十三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当当网创始人、执行董事俞渝与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乔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对话时一笑而过:“艰难时刻常有,而自己有选择性忘记的能力。”

支撑俞渝趟过这条河的是阅读。无论从2020年底中国企业家年会的分享,还是这次木兰年会中的对话,她都提到了阅读的力量,可以让人深度思考,给大脑做有氧运动,让人形成自己的认知和判断,这是百度、头条、谷歌这些知识碎片型提供商难以给人提供的。

人力资源工作则是联想集团副总裁乔健最成功的从业经历之一,做好不同文化背景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器也是她成功的秘密,她很关心俞渝和陈春花喜欢什么样的年轻人。

俞渝说,自己喜欢有钻研精神、可以推动事情发生、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可以追求更高成就的年轻人。她说,当当很鼓励年轻人有自我意识,只要不侵犯别人,可以勇敢拍板,以至于公司很多人争相拍板,她的优先级经常排在后面。

陈春花则站在世界瞬息变幻的角度,认为聪明与否并不重要,因为按照世界目前的变化速度,没有人能聪明到可以胜任。但有担当、愿意做事的人,就会收获更多做事机会,也更容易做成事情。

不管年轻时多么焦虑、迷茫,她们相信美好自有力量。

f8d8ce8638fd8a15b6c2e91de5142872

以下为俞渝、乔健、陈春花在全球木兰论坛上的对话,有删节:

艰难时刻选择性忘记

乔健:今天特别荣幸请到两位闺密,我觉得她们和这个主题特别相衬,美好自有力量,在她们身上你可以看到那种力量。一位是俞渝总,她创办了当当,在风起云涌时能够屹立不倒,用她的魅力、勇气战胜了一个一个困难,带领企业跨过每一个台阶,走到了今天,

还有一位是我特别崇拜的管理学教授陈春花。在很多人心目当中她基本是完美的:企业做得好,写出高产的书,“每日花语”(微信公号“春暖花开”里陈春花老师喜爱的话语摘录)激励了很多人。她们人生沉淀了特别多的美好,而那种美好一定是从她们心中焕发的。

先问俞渝总,在起起伏伏的人生历程中,哪一段是你觉得最美好的,哪个是你最艰苦的时候?

cd5fe8cb1d604dc7b666298f9ccdeeb1

联想集团副总裁乔健

俞渝:我对于美好的想象和美好的回忆来自很多瞬间和片段,这些瞬间和片段能让我记很长时间。我孩子还在小学时,有一天半夜来敲我的门,他说妈妈我给自己上了一个12点的闹钟,我想是那个第一个祝你生日快乐的人。

还有一次我去阳朔旅游,不会骑车,碰到一个导游女孩,她找到一个双人骑的观光自行车,在前面掌把,我在她后头使劲蹬。我记得风从我耳边吹过,我们骑着车去了月亮山,去了漓江河边,我觉得那个瞬间特别美好。

不高兴、艰苦的时候也有,而且经常很多,但是我有一种选择性忘记的能力。不高兴的事我就不想了,高兴的事高高兴兴记在心里。

乔健:春花老师有没有特别沮丧的时候?我特别想知道春花老师在你写的30多本书里边,有没有最喜欢的一本,或者哪本你觉得写得最艰苦?

陈春花:俞渝刚才讲的美好瞬间,我觉得是女性独特的一个地方。女性对于生活中很多片段、时光会有很深的触觉,会有共鸣。我有点像俞渝,美好的东西填满你整个人生时,很难让沮丧的东西再占有空间。

关于写书的问题经常被问到,我就说最喜欢下一本,这也是我能够不断写的原因。因为你写完了之后,就不会再沉溺于已经完成的事情,就开始渴望下一本怎么写,我最新的书应该过两天上市,讨论数字化时代组织管理体系怎么变。

乔健: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些书里的内容?是否有管理年轻人的话题?

陈春花:互联网非常大的变化是让个体变得不同。我们以前做组织管理很重要的方法是信息不对称,也就是领导者的信息比下边人多,所以他的决策永远比你对,你很习惯在组织系统当中听话。互联网实际上让信息开放了,而且对称了,你会发现信息不对称采用的管理方法,对年轻人是没用的。数字化组织管理中的年轻人具有的对话能力强了很多,我们就要解决这个问题。

负责任的年轻人更受欢迎

乔健:管理年轻人时,俞渝最头疼与最得心应手的方面分别是什么?

俞渝:我会淡化“管理”这个词汇。有些年龄稍微大一些的管理者会吐槽,说现在的年轻人不好管,我没有这个感觉。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只是拥有了比他们长辈更强的自我意识,因为这种自我意识,似乎比年长的人有点不好管,其实不是这样的。

我觉得拥有自我意识是非常好的事情,我很鼓励当当网所有人都要有健康的自我意识,同时不侵犯别人。大家在一起讨论事情怎么做,犹豫不决的时候,有人敢于出来拍板,问题就是我们有时候拍板的人太多了。拍板时,我有时候会被PK下来,优先级被他们排在后面。

乔健:我喜欢和年轻人打交道,觉得现在年轻人特别不希望你告诉他什么,他什么都知道怎么做,关键要找到他的动力,我特别愿意跟年轻人讲一些生活上的事情、怎么做人的事情,只要有干劲,他自己就去做了。

在我们公司年轻人都喜欢管我叫Gina姐姐,年轻人都会管你们叫什么呢?

陈春花:花老师。

乔健:花老师?

陈春花:我下次争取让人家叫我花花。

8acdff68e8e1a14e49ca43c23a03b17c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

乔健:俞渝,年轻人会管你叫什么?

俞渝:Peggy,这是15岁开始大家叫起来的英文名字。

乔健:你们更喜欢什么特质的员工、学生?

俞渝:我很喜欢那种有尊严、愿意推动事情发生、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的年轻人。这些人不满足意义、方法,会追求更高的成就。

陈春花:现在年轻人的使命感更强了,他的使命感表现在他要发挥作用。我最喜欢的年轻人是负责任的。我常常跟学生讲,如果你真想成长起来,聪不聪明不重要,按照世界变化的速度,没有谁聪明到能胜任,因为太多变化了,核心在于你愿意担当,认真做事,机会就会给你,剩下的就是学习了。

“35岁焦虑”是以讹传讹

乔健:勤奋、负责是可以重复的,而聪明是不知道怎么重复的,很难不断往上走。年轻人有一种焦虑感,觉得35岁是职业的坎,你们怎么看35岁现象?

俞渝:我觉得35岁焦虑是以讹传讹,我承认不同年龄适合干不同事情,如果是一个芭蕾舞演员,最棒的岁月可能是20岁上下,一些管理者可能30、35、40,甚至像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60岁了,某些方面,年龄可以是优势。

这里面折射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很多公司担心一些人过了一定年龄之后,没有弹性,学习能力减弱,吸收新知识的能力减弱。

如果一个人的学习能力很强,学的很多、吸收很好、转化很快,35岁焦虑我认为不应该存在。我家客厅里经常坐着比我小30岁的创业者,尽管人家年龄比我小,但人家对商业、商业逻辑的理解,经常超过我,我会觉得好厉害。

173bc2dd3d3f1f3dedacd1db2c845d7c

当当网创始人、执行董事俞渝

陈春花:现在是很奇特的时代,生理年龄与心理年龄是可以分开的,有些时候,生理年龄到35岁时,心灵其实是可以很年轻的。如果你愿意开放地去学习,你所做的事情是向未来的,年龄会逆生长。

35岁职业焦虑源于两件事情:第一,没有对未来做准备,第二,不知道对生活的向往是什么。美好是一种力量,美好可以让生活很稳定,如果35岁在生活上有很好的向往和准备,会发现在这段时间可以做更多尝试,因为你有了年龄和生活的基础。

专注是解决困难的良药

乔健:你们喜不喜欢运动,我知道俞渝是滑雪的,花花教授喜欢跑步,还去过敦煌,现在是不是坚持做运动?

俞渝:滑雪是一个不太费力气的运动,我喜欢滑雪就是小时候坐滑梯没坐够,滑雪是坐长长的滑梯,还有,雪场一般都在很漂亮的地方,吃的又好,这是我滑雪的动力。但是平常来讲,我比较懒。

陈春花:我小时候短跑好,现在两个原因使得我不得不跑长一点:第一,我特别想认识玄奘,如果我们讲美好是一种力量的话,他是完美的体现,他有一种想寻求真知的美好愿望。从13岁立志去求真知,到17年后把真经带回来,又花了20年翻译,把真知转化为大家看得懂的文字,安然离去。

我一直很想认识这个人,他们告诉我,戈壁挑战赛起步的地方叫阿育王寺,是玄奘西行的起点,从此,我开始练习跑步,从跑200米,变成每天可以走30公里,连走4天把它走下来。

乔健:你去玄奘走过的地方时,有没有心灵上的改变?

陈春花:玄奘给我的帮助比我想象中大。小时候我比较喜欢孙悟空,觉得孙悟空想怎么变就怎么变,不受约束,再大一点,觉得猪八戒也不错,有福气,可是当我真的走完戈壁挑战赛之后,觉得真正让我产生共鸣的是玄奘。他给我的帮助在于西行好像是他的目标,但是东归才是他走的路。就是让生命有一个真正的安放,让真经普惠于大众。

乔健:我觉得春花老师在写书过程中,是不是也是如同西行一样,不断写,实际上心灵不断回归,最后让自己的心能够落下来。

我是今年刚学滑雪,10年前把腿摔折过,打算再也不学滑雪,今年为什么想学,其实就想学专注的力量。我突然发现只要专注,竟然把我恐怖了好几十年的滑雪学会了。很多非常难的事情,只是专注就可以做到。虽然我滑的没有那么好,但找到那种心灵力量的时候,由衷喜悦。

服务别人是特别美好的事情

乔健:我们还从网上收集了一些问题,希望你们能简短回答一下。问俞总,公司薪酬涨幅没有达到预期时,该选择辞职吗?

俞渝:我觉得看你的实力,一个是能力的实力,一个是钱包的实力。

乔健:问春花教授,我有一个困惑,性格不够强势的人怎样树立权威感?

陈春花:好像权威跟强势没有什么关系,真正的权威要么来源于专业,要么来源于个人魅力,要么来源于你可依靠、可以解决问题。声音再大,不解决问题是没有用的,所以权威跟强势没有关系。

乔健:还有一个问题,作为一个中年少女,我经常感到颜值焦虑、年龄焦虑,该怎么办?

俞渝:用好事情化解这些焦虑。没有什么焦虑是一顿烧烤不能解决的,一顿没解决可以吃两顿。

陈春花:人到中年时真的该接受,无论是颜值还是年龄,你接受就好了,一接受一切都风轻云淡。

乔健:有人问,我刚刚入职新公司,经常被安排给同事买咖啡、订外卖,不知道如何处理,请姐姐们指导。

俞渝:麻利地去干,我觉得对别人有帮助,也能给自己带来快乐。互相帮助一下在职场很常见。我经常说我是地主女仆,给大家端茶倒水的。

陈春花:能够服务于别人是特别美好的事情,你想想有一天大家说你不要给我买了,那种感觉不是更难受吗?所以去做很好。

乔健:所以人一生最大的幸福是有人需要你。最后一个问题,你们觉得美好的力量来自于什么?

陈春花:来源于知识,就是不断地阅读、不断地写作、不断地思考,你就会发现人很渺小,可又非常地充满力量。可以百无一事,又可以无所不能。

俞渝:我觉得美好来源于定力。定力是和见识、阅读高相关的,读书多了会让你在书中遇到很多人、爬过很多山、走过很多风景,然后形成定力、判断力。

头条、百度、知乎、Google所有的信息碎片,很难形成定力、判断力。

阅读可以让我们更有知识,更有联想、创造力和投射美好的能力。我们需要深度阅读,做大脑的有氧运动。

乔健:我的力量来自于交流,我特别相信世界是合为一体的,人和人之间是合为一体的,在与别人交流、碰撞时,会产生美好的力量。

 

值班编辑:周春林  审校:高欢欢  制作:崔允琰

XXX性欧美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