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亏损逾60亿元,王中军、王中磊屡次成为被执行人,昔日影业巨头如何自救

2021-05-17 09:30 | 作者: 陈睿雅,米娜,邓攀,肖南

700bffd961c55997aec0f3bdb7311ceb

王中军卖掉了一批艺术品,他说,2018年嘉德拍卖的夜场“一半是我的画”。在回顾近几年来华谊的诸多磨难时,他承认这几年华谊经营困境与自己的管理决策有关,“对市场走向没有真正的判断。”

文|陈睿雅

编辑|米娜

头图摄影|邓攀、肖南

5月12日,华谊兄弟(300027.SZ)发布公告,宣布此前提交的22.9亿元定增方案中止审核。 

 公告称,公司5月11日向深交所提交了中止审核的申请,申请中止时间不超过三个月,并于当日收到深交所同意中止审核的回复。

这意味着,华谊兄弟“补血”进程暂时中止。与此同时,昔日电影巨擘华谊兄弟仍未摆脱危机。 

财报显示,华谊已连续三年累计亏损61.95亿元。2018年至2020年,公司营收分别下降3.34%、41.18%及33.14%,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11.69亿元、39.78亿元及10.48亿元。 

风暴之中,两位老板也难以独善其身。 

4月28日,工商信息显示,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新增一条限制消费令,限制消费人为公司法定代表人王中军。 

 华谊兄弟对此表示,相关公司不存在有能力但拒不履行的情形,是由于双方信息沟通不充分、不及时而产生的误解。目前问题已消除,相关消费限制令已解除。法院等相关公开信息正在更新中。 

5月10日,工商信息显示,王中军、王中磊、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于5月7日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金额超3亿元。 

今年3月播出的节目《酌见》中,王中军接受俞敏洪访谈,在回顾近几年来华谊的诸多磨难时,承认了这几年华谊经营困境与自己的管理决策有关,“对市场走向没有真正的判断!” 

危机仍未结束 

当前,华谊兄弟的负债压力仍很大。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华谊兄弟拥有现金6.44亿元,短期借款为19.61亿元,手头资金难以覆盖短期债务,存在缺口,急需补充资金。 

偿债压力背后,是华谊连续三年亏损。2018年是华谊兄弟经营状况由盈转亏的转折点,当年公司净利润亏损11.69亿元,创下上市十年的首亏纪录。

 这一年,崔永元对冯小刚、范冰冰的“阴阳合同”进行质疑,直接导致华谊兄弟被查账审计,公司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创,股价也一蹶不振。 

2018年,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曾对公司电影业务做出“深刻反思”。诸多报道显示,当时,王中军认为公司电影业务团队存在“执行力不足”“花钱大手大脚”“员工互相甩锅”等问题。2019年开始,他主动从过去潇洒的生活状态中抽离,高调宣称全面回归公司管理一线,从孵化开发到宣发落地,全面强化对电影业务的管控,并解决负债问题。他说,自己要正式回到电影公司的绿灯委员会,并拥有一票否决权。 

但上述努力未能力挽狂澜,华谊也并未止亏。2019年净利润亏损39.78亿元,2020年净亏损为10.48亿元。

 尽管华谊兄弟2021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3.97亿元,同比上涨73.57%,净利润2.35亿元,扭亏为盈,净利润上涨263.62%。但扭亏并非经营状况大幅好转,而是因为卖股权赚了钱。 

2021年一季报显示,华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是-7089万元,这意味着主业继续亏损。而盈利靠的是非经常性损益的计入,这部分包括长期股权投资及金融资产的处置损益,以及因股价变动引起的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益。 

报告期内,华谊完成对华谊腾讯娱乐有限公司部分股权的处置,不再对该公司的经营具有重大影响,按照会计准则将剩余股份转换为金融资产核算,并相应产生投资收益1.24亿元;公司同时处置Tencent Music Entertainment Group、Maoyan Entertainment等金融资产产生收益2242万元;此外,公司根据股价变动对参投公司的公允价值变动确认公允价值变动收益,本期针对参投公司华谊腾讯娱乐有限公司、Guru Online (Holdings) Limited等确认金额共计2.06亿元。 

困境之中,华谊兄弟曾于2020年抛出定增计划,几经修改,欲筹钱偿债。 

2020年4月28日,华谊兄弟发布的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称,拟以2.78元/股非公开发行合计不超过8.24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 

随后,华谊兄弟在2020年年底公布的定增预案中,大幅削减了补流偿债的资金,转而将大笔募资投入了影视剧项目。新版的定增方案,募资金额不超过22.86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16亿元用于影视剧项目,将6.8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这被视为华谊兄弟以影视剧项目来持续“造血”的长远考量。但在5月12日,22.9亿元定增中止审核,这意味着“补血”进程暂时中止。 

华谊如何自救?

 “去年我们的债务到期,这个刚兑。天天面对金融机构,都恨不得,怎样把公司各种资金调动,但5天还没有搞定,这时会反思一些自己。”王中军在采访中透露了当时被银行逼债的感受,他表示在关键时刻被逼债,有种世态炎凉的感觉。 

有报道显示,2019年开始,王中军通过卖掉一批艺术品,来解决公司的流动性问题。他说,2018年嘉德拍卖的夜场“一半是我的画,但卖掉了我很开心”。“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这没什么丢人的。”

2020年,据媒体报道,王中军还以2.2亿港元放售其持有的香港中半山富汇豪庭2座高层A、B室相连单位,总共3738平方呎(约348平方米)。

危机之中,王中军也曾向柳传志等人寻求过帮助。 

业内有观点认为,偿债压力大,是华谊兄弟大举收购资产后接连亏损的后遗症。据长江商报记者梳理统计,上市以来,华谊兄弟耗资近49亿元收购,与冯小刚、张国立、李晨等导演和演员捆绑。 

Wind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6年的这四年间,华谊兄弟相继收购了银汉科技50.88%股权、浙江常升70%股权、东阳浩瀚70%股权、英雄互娱20%股权、东阳美拉70%股权等。据不完全统计,这些收购合计耗资约48.64亿元(含股份支付)。 

但频频高溢价收购形成的商誉达35.7亿元。而标的公司的业绩不佳,又导致巨额资产减值,这也促使华谊兄弟的经营陷入困境。 

以东阳美拉为例,2015年,华谊兄弟决定以超10亿元的天价收购东阳美拉公司,将“元老”冯小刚牢牢绑定住。这家公司当时仅成立两个月、资产为负,华谊兄弟为此以15倍PE,支付了超10亿元的现金。 

王中军曾表示,“我买了他(冯小刚)的16~17部电影,只有《1942》从账面上是赔钱的,剩下全部是盈利的。”

 在这次并购中,冯小刚签下了对赌协议:2016年-2020年,东阳美拉每年的净利润最低不低于1亿元,若失败,需要补偿华谊兄弟1.68亿元。 

华谊兄弟披露的2020年年报显示,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因未完成业绩承诺,根据协议需补偿华谊兄弟1.68亿元。2018年范冰冰偷税漏税事件带来的影响仍未结束。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手机2》事件,引发媒体对一家公司这样大负面的攻击,对公司的影响是断崖式的,华谊要走出困境还有一段路要走。 

事实上,疫情也重创了整个影视行业。 

随着2020年7月20日影院开始复工,华谊兄弟出品的影片《八佰》在迟到一年后火速定档,成为行业复工后首部在院线上映的国产大片,累计票房成绩超过31亿元;参与投资出品的抗美援朝战争影片《金刚川》于2020年10月23日上映,累计票房成绩超过11亿元。《你好,李焕英》于 2021年2月12日上映,截至公告日实现累计票房成绩约 54.1亿元。  

华谊兄弟投资的《阳光劫匪》登陆五一档后,《盛夏未来》预计将于2021年8月14日上映;《涉过愤怒的海》预计将于2021年暑期档上映;《铁道英雄》(暂定名)预计将于2021年国庆档上映。而其它投资的作品,如陆川导演的《749局》、周星驰导演的《美人鱼2》、贾樟柯导演的《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原名《一个村庄的文学》)也都已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 

华谊兄弟能否恢复昔日荣光,尚待观望。 

综合来源:

《接连亏损+被出具警示函,华谊兄弟会“戴帽”么?》浙商杂志

《卖画、卖房、质押资产,华谊兄弟今年渡生死劫?》中国新闻网《

华谊兄弟20年轮回:大哥归来,江湖已变》棱镜

《王忠军被限制消费?华谊兄弟回应》红星新闻

《华谊兄弟创始人均被强制执行,执行金额超3亿元》第一财经资讯

《华谊兄弟去年亏损逾10亿,一季度靠卖股权扭亏!定增事项仍处问询中……》国际金融报

《华谊兄弟只剩兄弟了》首席人物观

《刚赚的2亿没捂热,华谊兄弟被强制执行3亿!49亿豪购酿苦果,困境或超过想象》;21财闻汇

《王中军:电影人是我在这个时代的痕迹》;酌见

 

值班编辑:米娜  审校:崔允琰  制作:陈睿雅

XXX性欧美A